六、值得品味文章 / 同學,你真的有在上國文課嗎?

同學,你真的有在上國文課嗎?

2017-09-11 03:30聯合報 涂釋仁/高中國文教科書編撰(台北市)

看到幾個高中學生社團對降低文言文比率的聲明,說︰國文課對他們來說,是一門只要求學生每天不斷背課文背注釋背翻譯,不斷的為了文言文而默寫的科目。大部分老師在教課時,常常要求學生要理解每一個字的字義並能明確翻譯,文言文占了如此高的比例,嚴重排擠了其他文學,降低了文學教育的多元性。

我忝為高中國文教科書編撰近廿年,看到這幾個學生社團都來自於很有名的高中,其國文師資之優秀,素被我們同行所敬重,可是看到學生聲明,我不相信這是高中國文教學現場的實境。

近來討論課綱問題者,不論正反方,幾乎都把矛頭指向現場教師的教學僵化,請討論者去翻翻「教師手冊」與「備課用書」就會了解現在教育現場是何模樣,就不會隨便「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一直以古老時代的印象強扣在現今所有國文老師頭上。

尤其當學測與指考的選擇題幾乎以閱讀題為主流,作文題重視歸納、對比、思辨,試問︰一個「常常要求學生要理解每一個字的字義並能明確翻譯」,還「排擠了其他文學,降低了文學教育的多元性」的國文老師,能在現今的職場存活嗎?還是台灣名校的老師!

各版「教師手冊」與「備課用書」都以「活化問題引導」與「綜合賞析」為主要內容,並搭配相關類文,以及各種可以引發思辨興趣的題目。例如上「韓非子選」,就以劉墉的「我不是教你詐」來談上司與部屬關係的現代思考;上「出師表」,就以「梅朝榮品諸葛亮─中國最虛偽的男人」一書來打對台。當大考作文試題已經把曹丕「典論論文」和高行健「文學的理由」放在一起來對比時,所有的討論還要把現今高中國文老師當標靶打,說只會「教文言文字彙與翻譯」,這可能嗎?

幾個高中社團的聲明還要說「賴和的『一桿秤仔』,大部分老師不是唸一遍就當作教完,就是要求學生回家自己讀,有些老師甚至直接跳過不上」。我們教學現場的同行誰不知道這一課是每年大考出題幾乎沒斷過的重要課文(中學教育繞不開的重點),教師會隨便跳過?同學,你真的有在上國文課嗎?

更不用說遍布全台的各種共同備課社群、新式教學法的嘗試此起彼落,多少人辛苦打拚想為台灣的學子打下更好的語文基礎,卻一再的被汙蔑。我們了然這是政府的政治意識主導,我們雖然沈默不語,但不容職業尊嚴被輕視。